抗美援朝后勤保障中的作戰回顧

抗美援朝后勤保障中的作戰回顧

——寫在抗美援朝作戰勝利66周年之際

摘要:歲月如歌,歷史總是給后人以智慧和啟示。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保衛了亞洲和世界的和平,戳穿了美帝國主義“紙老虎”的面目,增強了中國人民的民族自尊心,鼓舞了世界人民保衛世界和平、反對侵略的意志和決心;打出了中國的國威和軍威,提高了新中國的國際地位;使中國軍隊取得了以劣勢裝備戰勝現代化裝備的敵人的寶貴經驗,加速和提高了人民軍隊全面建設的步伐。

抗美援朝戰爭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發生的一場規模重要的現代化戰爭。這場戰爭的勝利,中國人民志愿軍后勤保障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廣大后勤指戰員浴血奮戰,建立起了“打不斷、炸不爛、沖不垮”的鋼鐵運輸線,粉碎了美軍策劃的“絞殺戰”。在戰爭中積累了一系列現代戰爭后勤保障經驗,也成為我軍后勤保障工作的寶貴財富。本文從3個人物的3個故事,展現出這場艱苦卓絕的戰爭中我軍后勤保障的杰出人物和豐功偉績。

上甘嶺

彭德懷點將洪學智:你去搞后勤保障部隊作戰

1951年6月,中央軍委決定正式成立中國人民志愿軍后方勤務司令部(簡稱志后),隸屬于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部(簡稱志司),要求志后司令要由志愿軍的一個副司令兼任。

于是,志司就開會研究志后的機構設置問題。當時志愿軍的副司令一共3個:鄧華、洪學智和韓先楚。所以,只能從這3個人中選。鄧華一方面要協助彭總管作戰,另外兼副政委,還要兼管政治工作,任務已經很重;韓先楚主要是督促檢查作戰,經常要往前線,根本無暇顧及后勤,這么一來,非洪學智任此職不可了。而且自志司組建以來,他就一直負責作戰兼后勤工作,于是大家都力薦洪學智當這個志后司令,彭總也十分贊同。

但洪學智卻有一些想法,并不愿意兼這個后勤司令。一方面,他考慮自己對軍事工作和政治工作比較熟,而對后勤并無太多經驗;另一方面是朝鮮戰爭的后勤工作非常難搞,怕自己能力有限,搞砸鍋了,沒法交待!想請別的同志去干。

最后,在彭總和同志們的勸說下,洪學智同志仍繼續挑起了這一重擔,兼任了這個后勤司令。

1951年,洪學智受彭德懷總司令委托,回國向中央匯報戰爭和后勤運輸工作情況。陳云把洪學智叫到他家里,很仔細地詢問了朝鮮戰場上的情況:軍隊怎么組織的?物資怎么儲備、運輸?后方配備的司機到前方工作怎么樣?戰士吃得怎樣?穿得怎樣?最大的困難是什么……這是洪學智和陳云同志就志愿軍的后勤保障工作進行的第一次接觸。洪學智一一作了認真的回答。

陳云聽了洪學智匯報的這些經驗,非常高興,他說:你們在前線作戰中研究了很多辦法,很好,以后積極想辦法給你們補充新的汽車和給養,還答應給后勤增加4個高射炮營。

由于敵機狂轟濫炸,志愿軍后勤人員傷亡和車輛、物資的損失都很嚴重,部分后勤人員存在著恐懼情緒。為了增強對敵斗爭信心,凝聚戰斗意志,洪學智組織領導志愿軍后勤通過開展“三比(比思想、比斗志、比工作)、一評(評功)”活動,在普遍教育的基礎上,志愿軍結合全軍性的立功運動,在后勤人員中開展了以“愛傷員、愛物資、愛車輛”的“三愛運動”。在“三愛運動”中,尤以汽車部隊的爭當“萬里號紅旗手”運動最為著名。

汽車第10團2連司機王凱緊隨其后并創奇跡,在一次運輸途中遭到敵機圍追堵截,王凱以大無畏的革命精神和精湛的技術,臨危不懼,利用復雜地形和山路條件與敵機斗智斗勇,經過幾番纏斗,最終使敵機撞山機毀人亡。

毛澤東在1953年總結抗美援朝戰爭勝利經驗時曾指出,“依靠人民,再加上一個比較正確的領導,就可以用我們的劣勢裝備戰勝優勢裝備的敵人”。志愿軍后勤司令部在建設“打不斷,炸不爛,沖不垮”的“鋼鐵運輸線”過程中充分依靠群眾,發揮群眾的創造力。許多既簡單實用又充滿想象力的做法中都閃爍著群眾智慧的光芒。 

聶榮臻選準李聚奎:解決戰士“饑無食”

抗美援朝戰爭初期,當幾十萬志愿軍將士一跨出國門,立刻就遇到如何吃飯這個大問題。由于敵機瘋狂轟炸,晝夜封鎖破壞志愿軍后方供應線,致使志愿軍的口糧和副食供應難以及時得到補充。為此,毛澤東主席作出了“急如星火”的指示:要迅速成立朝鮮戰爭的后方保障供給基地,確定一位能擔負此職的“糧草官”。

選拔擔任此要職人員的任務給了聶榮臻。

聶榮臻從全軍的后勤領導干部中,選中了李聚奎,因為他熟悉李聚奎。第一次反“圍剿”時,李聚奎曾帶1個師殲敵數千人,活捉了敵師長李明。為此,聶榮臻曾將他抱起來高呼過“紅軍萬歲”。李聚奎不僅打仗勇敢,完成重任堅決,更可貴的是他領導并參與了保障遼沈戰役、平津戰役及戰略追擊的大兵團、正規化作戰的后勤保障工作。此次,非他莫屬了。聶榮臻將李聚奎的名字報給了毛澤東。毛澤東大筆一揮,一道抗美援朝戰爭的命令發出了!

1950年7月26日,東北軍區后勤部成立,以此統一東北部隊及邊防軍的后勤工作。李聚奎擔任后勤部部長,不久,又兼任東北軍區后勤部第一政委。

在開始運送物資的幾天之后,李聚奎見到了彭德懷。一見面,彭德懷就要李聚奎匯報情況:“志愿軍過江作戰,要是沒有彈藥,沒有飯吃,我可要找你算賬!怎么辦?能不能保證?”說著,彭德懷緊緊盯著李聚奎。

“一定保證!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不知道能保證到什么程度。”

彭德懷一聽就火了,用手指著李聚奎并提高了嗓門:“仗還沒打,你怎么就保證不了啦!”

作為彭德懷的老部下,李聚奎很了解彭德懷司令員的脾氣,同他吵白搭,有問題不反映也是要挨批評的。李聚奎心里有苦處。此次非同一般,由于我軍沒有掌握制空權,物資剛開始往前送,3天就損失了400輛汽車。李聚奎實打實地向彭德懷司令員匯報了出來。

彭德懷思考了一會兒,說:“困難會不少,但要用一切辦法去解決!實在解決不了的就向上反映,我也想辦法。可是有一點,作戰物資是一定要保證的!”

李聚奎何嘗不明白彭德懷此刻的心情。他回到東北軍區后勤部機關,傳達了彭德懷的指示,帶領大家想辦法。

李聚奎還真有辦法,敵人在“天上掛燈,路上撒釘,地下炸坑”,他卻要建設一條鋼鐵運輸線。1951年3月,東北軍區后勤部在一、三分部原來設置信號站的基礎上,于運輸干線上設防空哨兵,專門監視敵機活動。防空哨一建立,運輸效率便大大提高,車輛損失明顯減少。李聚奎建議在交通干線上廣泛建立防空哨。這個建議很快就被志愿軍領導采納,調了9個團共2萬人的兵力,在2800多公里的交通干線上,設置了1568個哨所,形成了一支防空專業大軍。

聶力在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的《山高水長——回憶父親聶榮臻》一書中寫道:父親幾乎每天都能接到前線供應困難的電報,有時一天接到一大疊。有一些電報他印象很深。比如,有的部隊第一次戰役中餓飯3天;有的部隊只能喝稀飯打仗;有的部隊一邊打仗,一邊派人挖土豆充饑。彭德懷有次來電報,電文只有6個字:“饑無食,寒無衣。”父親看了,心情沉重啊……

戰士作戰“饑無食”,李聚奎心里比誰都急,常常為此開會研究。

在一次會議上,有人提起了炒面。

提起炒面,李聚奎心頭一亮,他猛然想起1937年西路軍失敗后,自己只身乞討千里尋找紅軍的途中,曾吃過老百姓的一種炒面,這正符合志愿軍目前作戰的需要。于是,他立即讓后勤部的同志加工了一些樣品送到前方,結果大受歡迎。

很快,李聚奎將炒面樣品送志愿軍總部,彭德懷和幾位副司令員得知試用結果并看到了炒面樣品后很高興,當即批準組織生產供應部隊。東北人民政府根據朝鮮戰場的需要,于1950年11月12日發出《關于執行炒面任務的幾項規定》,要求各系統、各單位日炒炒面任務不低于13.8萬斤,20天內炒面總量不少于276萬斤。在各級領導帶領下,東北地區迅速掀起了一個男女老少齊上陣,家家戶戶炒炒面的熱潮。第二次戰役前夕,彭德懷司令員讓副司令員洪學智給東北軍區后勤部發了電報,告訴他們:“送來干糧樣子,磨成面放鹽好,炒時要先洗一下,要大量前送。”

李聚奎趕緊電告總后勤部,要求從第二次戰役開始,每月為志愿軍準備的糧食總量中,三分之一供應炒面。后來,彭德懷司令員又讓洪學智副司令員起草一份給中央軍委和東北軍區的報告,報告中指出:“因敵機破壞,晝夜不宜生火做飯,夜間行軍作戰,所有部隊對于東北送來前方炒面頗為感謝。請今后再送以黃豆、大米加鹽制的炒面。”

11月17日晚,中央軍委決定趕制干糧前送。周恩來決定在一周內趕制60萬公斤炒面,送往前線。11月20日,又決定增加布置120萬公斤炒面的任務并進行了具體分配任務,要求12月10日左右完成任務。到12月初,各大單位全部完成任務,并按統一規格包裝,及時運送朝鮮戰場。

12月18日,中共中央東北局專門召開炒面煮肉會議,對東北局機關、各系統、沈陽市、東北軍區下達了完成炒面和煮熟肉的指標。

1951年5月19日,中南軍區后勤軍需部接到總部為志愿軍炒大米125萬公斤的緊急任務,軍區動員駐武漢部隊、機關、學校和地方政府,晝夜加工,10天內按時完成炒大米135萬公斤的任務,并裝車起運。一時間,國內有關省市人民,以高度的熱情投入到這一工作。城市、鄉村呈現出“男婦老幼齊動員,家家戶戶忙炒面”的動人景象。周恩來等黨、政、軍領導人,在繁忙的工作中,也抽時間到制作車間,檢查炒面質量,并與工人一起為志愿軍制作炒面。

責任編輯:劉媛校對:于川最后修改:
0

捕鸟达人破解版 1青海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澳门三分彩是什么 大乐透投注技巧 彩票开奖湖北十一选五 000338股票行情 云南11选5开奖结直播 中国体育大乐透走势图 河北体育彩票 河南11选5多少钱一柱 极速快3开奖记录 双色球精品投注技巧 山西11选5任2推荐 湖南幸运赛车赢钱 海南飞鱼开奖历史记录 北京pk10赌博骗局 3d官方yuce